您当前的位置 : 漳州新聞網  >  home  >  縣域直通車  >  縣域直通車——漳州港

楊志宏:不會打鼓的車手不是好畫家

您当前的位置 : home    2021-01-28 15:32  来源:漳州新聞網  编辑:郑来珍  郑来珍
字體:【

  湛藍的海岸線,一望無垠的天空,映襯著紅瓦白牆的異域建築,安逸又閑適,路過這裏的人們,總會在刹那間有種誤闖進童話小鎮的錯覺。這是超現實主義畫家——達利先生眼中的西班牙最美村莊,也是畫家楊志宏畫中的“家”。

  廈門灣的海域無限遼闊,夕陽西下,這座名爲“卡達凱斯”的小鎮靜靜伫立在漳州港的一方,表面上,它是複刻了達利故鄉的西班牙風情小鎮,但了解它後便會發覺,它將藝術家骨子裏的那些文藝細胞,也都統統裝了進來。

  流浪畫家的詩與遠方

  楊志宏身材魁梧,肌肉健碩,光看外表頗有種狂野和粗犷的感覺,但他偏又生得一副軟萌的口音,因而人送外號“金剛芭比”,朋友王晟對他的評價則稍顯直白了:“精壯得像個悍匪,沒想到是個畫家,這麽個威武大漢拿畫筆,總有種大猩猩拿繡花針的感覺。”很難想象這樣一個“彪悍”的男人竟是個心思細膩的畫家,而且已經畫了二十年有余。

  從小開始,楊志宏就對畫畫有種別樣的憧憬,父母雖反對卻也拗不過他的固執,爲了成爲一名畫家,他在中國美院進修後又多方拜師求學,19歲學成後便正式開啓油畫創作之旅。事實證明,楊志宏的選擇是正確的,在繪畫這條路上,他不僅結識了許多志同道合的好友,還邂逅了妻子茉芳,原本就熱愛畫畫的茉芳在他的帶領下,也開始了油畫創作,他們就像調色板上的顔料,互相爲彼此的生活增色添彩。

  2005年,楊志宏和茉芳應浙江省麗水市委宣傳部邀請,離開福建前往古堰畫鄉開設畫室,彼時的麗水不同今日的遊客絡繹不絕,還只是個無人問津的小鄉村,冬日裏連衣物和牙刷都會結冰,楊志宏卻不以爲意,他說:“我喜歡住在風景裏畫風景。”應著那裏風景值得,他們一待便待了十幾年。這十幾年間,他們一起畫山、畫水、畫蓮、畫佛,漸漸獲得不少畫廊和藝術經紀人的賞識,作品常常以過萬的價格被收藏,畫室也吸引了諸多同道之人慕名前往,一時人聲鼎沸。

  落葉總要歸根,2020年,爲了照顧讀書的兒子,楊志宏和茉芳一起回到福建,偶然間路過漳州港,楊志宏發現了南炮台的遺迹,發現了南太武山的古老石刻,還發現了這片海域有白海豚出沒,這些充滿驚喜的插曲讓他忍不住想要留下。于是他們在這裏買下了一套別墅,將畫室也開在這裏,每天看著海,迎著風,看雲彩慢慢飛過,聽樹葉輕輕唱歌,繼續在風景裏畫風景。

  騎行動物,熱血湧動

  相較于對著生硬的照片畫畫,楊志宏更喜歡置身于景色之中去感受,在他眼中,藝術有千百種表達方式,繪畫只是其中一種,生活也是一門藝術,遠行既修行。遇到畫畫沒靈感的時候,楊志宏便會將畫筆一扔,駕著他的機車和房車,來一趟放肆的旅行,用心去感受大自然的生命力,筆下的顔色方能更具感染力。

  作爲一名擁有二十年以上駕齡的“老司機”,楊志宏和他的愛車們已經走過了全國三分之二的土地,橫穿東南亞三國,在路上危險重重,但也能收獲許多善意。前幾年,楊志宏和機車隊一起騎車從雲南前往老撾,不料在南波拉邦縣城,一位車友得了一種怪病,連續三天吃不下飯,全身發熱不說,整個人還使不上力。異國他鄉無依無靠,又加上語言不通,楊志宏帶著車友輾轉了多家醫院都始終無法對症下藥,“我很擔心,夜裏十點多在老撾是很難找到一家醫院或是診所是開門的。”回想起當時的場景,楊志宏不禁捏了把汗。後來終于打聽到有家中國人開的醫院,楊志宏帶著朋友在夜裏對著緊鎖的大門呐喊求助,醫生雖被驚醒卻也不惱,而是當即開門看診,細心詢問症狀,幫忙開了些適宜的藥方,還叮囑他們盡早回到國內做個詳細的檢查。在中國醫生的幫助下,朋友的情況終于有所好轉,回到雲南後便先行搭飛機回家,而楊志宏也因路上耽擱與其他隊友走散,最後只身一人從雲南騎車回到浙江。與房車不同,騎行的路上大多數是孤獨的,旅途中出現問題時可能離城市很遠,幸運的是總能遇到幫忙修車的路人,也能遇到主動擔當導遊的當地車友,這些讓他感到分外溫暖。

  “凡所遊履,皆圖之于室。”走進楊志宏的畫室,仿佛進入了一個詩意斑斓而又生命湧動的世界,他將雲遊四方的經曆統統轉化爲創作元素,將感受融入在筆觸裏,畫便更顯生機勃勃。畫室中有一副叫做《重生》的畫,畫上殘破的建築背後卻是晴空萬裏,楊志宏說,畫中的房子是他在婺源騎行時路過的,當時天空灰蒙,但這棟僅剩殘破外牆的房子卻有種格外的美感,仿佛在聲訴著它不甘于就此湮滅,他決心提筆將它畫下,卻不願展現它的頹敗,而是更願意用藍天去賦予它一縷重生的希望。沒成想幾年後他故地重遊,發現那殘骸竟被重新翻修,煥然一新成爲一棟充滿活力的房子,真正獲得“重生”了。

  有人說身體和心靈總有一個要在路上,對于楊志宏來說,房車承載的是肉體,繪畫和機車則承載著他的靈魂,正因有了這些熱愛,他才能始終保有熱血。

  性格要浪,生活要慢

  楊志宏是個矛盾的人,矛盾在他既擁有“野蠻”的皮相又擁有“溫柔”的內心,矛盾在他既沈迷于安靜地畫畫又熱愛放肆地騎行,但就是這樣一個矛盾的人,最終選擇將未來的人生落腳于漳州港這座濱海小城。

  我想這就是漳州港的魅力所在吧,它是充滿包容性的,單看那被當地人稱作“地球村”的淩波社區就可以看出來,這裏的居民大多爲來自全國各地的“移民”和跨國公司的外籍員工,好像一切的“水土不服”都能在這裏完美融合。

  入住漳州港以後,楊志宏和茉芳時常遇到主動來打招呼的鄰居們,他們被熱情地邀請去串門喝茶、吃飯,于是很快地便融入了當地。“我喜歡這裏,不僅是因爲它的美,還有它的人情味。”漸漸熟悉後,楊志宏發現這裏的居民有很多在做藝術、玩音樂,有趣的靈魂相遇後總是能擦出許多火花,很快他便在認識了當地的一支樂隊——“喃樂隊”,恰逢喃樂隊的鼓手因工作退出,身爲樂盲的楊志宏便主動擔起了這個“重任”,在隊友的指導下從頭開始學習非洲鼓。如今畫室晚上經常會有歌聲傳出,他們在這裏舉辦小型的音樂會,偶爾也會受邀參加區內的演出,歌聲總能吸引很多過路人爲之駐足,楊志宏的好友們也經常從五湖四海來到這裏與他同樂,這間小小的畫室似乎從來都不缺客人。

  “性格浪,生活慢!”是楊志宏對現狀的理解,在漳州港住的越久他便越發覺得被這裏的磁場吸引,在這裏,他有時間可以慢下來畫畫和打鼓,也有時間可以慢下來發呆和交友,他說:“這裏的一切值得我們一輩子住下去,融入進自然,融入進畫裏。”最近,楊志宏正一邊忙著爲自己的畫展作畫,一邊籌備著將畫室改造成音樂吧,名字就叫“繪聲繪色”,大家在這裏可以玩音樂也可以玩色彩。他依然常常出走四方,但他知道,有片海在等他。(林依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