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漳州新聞網  >  新聞中心  >  芝山網評

“打工人”“尾款人”……網絡熱詞你讀懂了多少?

您当前的位置 : 新聞中心    2020-11-24 10:18  来源:闽南日报-漳州新聞網  编辑:洪晓琳  曾婷婷
字體:【

  

  “鐵打的網絡,流水的熱詞。”近日,《青年文摘》盤點了“2020年度十大網絡熱詞”並總結成一句順口溜——“雙節棍尾款人,後浪集美打工人。雲監工逆行者,專業工具網抑雲。”作爲互聯網原住民們的網絡社交晴雨表,社交媒體上誕生的熱詞傳遞出的情緒和表達的文化更加豐富多元,在一定程度上也折射出社會現象和價值觀念。

  “網絡熱詞”共鳴性強,存在互動認同感

  “打工人打工魂,打工都是人上人。”一夜之間,“打工人”這個梗風靡全網。從之前的“尾款人”到最近的“打工人”,一半寫滿現實生活的無奈,一半寫著充滿幹勁的鼓勵,也像是群體的自嘲。“打工人”是一種黑色幽默,也是現代社會裏成年人在職場競爭和生活重擔雙重壓力下的強烈共鳴。

  而在疫情期間,超1億網友通過直播“監工”火神山和雷神山醫院的建造,見證著攻堅克難的中國速度;當大家被要求減少出門時另一群人卻逆向而行無論生死,成爲大家的英雄,疫情期間誕生的“逆行者”和“雲監工“也成了《青年文摘》盤點熱詞。

  熱詞是時代基因的細膩載體。無論是職場人的群體共鳴“打工人”、剁手黨的群體狂歡“尾款人”、現象級直播下的新身份“雲監工”,還是代表年輕人的單身亞文化的“雙節棍”等熱詞,走紅的熱詞所表達的正是我們當下的真實生活,這些不僅是年輕人創造且正在流行的新生事物,也是有溫度的社交態度,更代表著普通網民以及百姓的心態,反映出人們的價值取向、大衆心理以及互動的認同感。

  “網絡熱詞”種類繁多,價值取向不一

  如今,網絡已成爲人們主要的交流溝通渠道,網絡熱詞便成爲不少網民特別是年輕網民的習慣用語,逐漸從網絡過渡到現實生活。但豐富的網絡熱詞中包含著積極和消極的價值觀。

  今年的“逆行者”、往年的“中國夢”“撸起袖子加油幹”“蠻拼的”等正面網絡熱詞對網民的價值觀起著積極影響,折射出網民們滿滿的正能量和對美好生活的向往,也蘊含了樂觀豁達的積極心態,有助于網民特別是青少年網民形成正確的世界觀、人生觀、價值觀,但“網上沖浪”也難免遇上消極詞彙。

  繼“打工人”“尾款人”之後,最近一個名爲“凡爾賽文學”的梗火了,先後登上微博、知乎熱搜,繼而成爲全國網友的歡樂源泉。

  所謂的“凡爾賽文學”(簡稱“凡學”),並非中法文學友好交流的衍生産品,而是在網絡微博上提出並帶火的,大概是“用最低調的話,炫最高調的耀”,最大的特點在于不經意間地露富、拐彎抹角地炫耀、潤物細無聲地展示一種高端品質生活。

  這些類似“凡學”承載了人們炫耀心理的熱詞,滿足了大家的虛榮心和表達欲,其背後不一定是對物質的狂熱,更多的是滿足自我的優越感,一旦沈溺于虛幻的“凡爾賽文學”不可自拔,錯把烏托邦當成願景,容易出現眼高手低,脫離實際,曲解腳踏實地追求的夢想。

  青年人是與互聯網共同成長起來的一代人,他們更喜歡接觸、接受新事物和新觀點,因此在網絡也應該警惕類似“凡爾賽文學”大肆流行背後的傳播陷阱,謹防大衆傳播的麻醉功能凸顯、媒介充裕主義泛濫以及信息交互中的冗余與隱私泄露危險。

  字典是否應該收錄“網絡熱詞”?

  詞彙是語言的基石,思維的外殼。今年,《新華字典》增添100多個如“初心”“粉絲”“截屏”“二維碼”“點贊”等新詞,增補了50個包括“賣萌”“拼車”等字詞新義新用法。這一做法引來網友熱議,有人認爲《新華字典》與時俱進,有人則認爲“網歸網,詞典歸詞典,不能混爲一談”。

  的確,不斷“刷屏”的網絡熱詞對當下語言系統産生了影響。有些詞語本身並沒有情懷與內涵,常常出現“一夜之間紅遍全國,又在一夜之間悄無聲息”的現象。

  網絡熱詞有褒貶之意、好壞之分,一些缺乏文化的根基、低俗隨意、“昙花一現”的熱詞並不符合詞典對于收入現代漢語嚴謹性的要求。

  诚然,若不经严肃考察,便将网络用词收入字典,出现实用性不高、做无用功的问题。对汉字语言有着规范性、使用的权威性和严肃性的《新华字典》经过严格审核与分析收录的网络流行语,是对当下时代文化的生动写照,也是新一代网民创造的语言成果。有学者认为,《新华字典》收录新词并非追求时髦,是在严谨的编排过程中与时俱进的表现,语言在使用中不断传承和消失,虽然都有其使用范围,但是不妨碍新义项进入字典。我们也应看到,《新华字典》历次的修订都代表着一种与时俱进,反映出时代发展的日新月异及时代生活在语言文字上留下的深刻烙印。 ⊙记者 韩靓

  责任编辑/赖雄伟 吴荣光 郭涛 美编/郑睿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