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漳州新聞網  >  新聞中心  >  芝山網評

“国家队”出手: “大数据杀熟”面临严监管

您当前的位置 : 新聞中心    2020-12-15 16:22  来源:闽南日报-漳州新聞網  编辑:洪晓琳  洪晓琳
字體:【

  (網絡圖片)

  (網絡圖片)

  互聯網大數據時代,老百姓的生活收獲了衆多便利,但各種問題層出不窮,其中“大數據殺熟”是近來頗受關注的現象,各類網絡平台上存在類似“同物不同價”的情況備受大家诟病。近日,國家市場監管總局發布《關于平台經濟領域的反壟斷指南(征求意見稿)》(以下簡稱“指南征求意見稿”),首次明確擬將“大數據殺熟”定義爲濫用市場支配地位、實施差別待遇。

  “殺熟”套路多

  早已滲透生活中

  在購買産品或服務時,消費者一般心中默認的規則是:老客戶相對便宜、VIP用戶相對價格低,然而事實並非如此。在一些常見的網絡平台消費服務中,不少消費者頻頻曝出平台“區別對待”“殺熟欺生”,這便是所謂的“大數據殺熟”。

  擁有十幾年網購經驗的李小姐在采訪中講述了她被“殺熟”的經曆。

  2019年,李小姐網購時偶然發現,她與婆婆同時打開某購物平台,選擇同款商品,平台向她發放的優惠券是10元,但她婆婆卻收到30元的優惠券。當時她就預感自己是不是被“殺熟”了?2019年底,李小姐打算與丈夫外出旅遊,訂酒店時李小姐再次發現,經常使用某App的她最終付款價格比丈夫貴了30元。後來,李小姐陸續在一些常用的App上發現,自己一直被“殺熟”卻也無奈,“這種體驗感不是很好,也會失去用戶的黏性和信任。”李小姐坦言。

  定居漳州的小盧也向記者透露自己被“差別定價”的遭遇。

  小盧常使用打車軟件往返廈門與漳州。據小盧回憶,2018年,他與朋友准備從廈門打車回漳州,無意間發現兩人選擇同樣平台、同時打車、同樣起止點、同時發起,他頁面顯示的價格是21元,而他朋友僅爲19.8元。“起初沒留意,我們就選擇了便宜的。”小盧說,有了那次體驗後,他便習慣性地使用兩部手機比價,他注意到,蘋果和安卓的定價不一樣、經常打車比較少打車花費還高。“有一種被大數據分析出來,吃定熟客的感覺。”小盧說。

  無論是李小姐遭遇的變相“殺熟”套路“優惠券殺熟”,還是盧先生“差別定價殺熟”,互聯網平台“殺熟”越發“多樣化”。據央視新聞總結,常見的“殺熟”套路主要有三種:

  一、根據不同設備進行差別定價,比如針對蘋果用戶與安卓用戶制定的價格不同;

  二、根據用戶消費時所處的不同場所,比如對距離商場遠的用戶制定的價格更高;

  三、根據用戶的消費頻率差異,一般來說消費頻率越高的用戶對價格承受能力也越強。

  大數據爲經濟社會發展不斷注入新動能,商家應利用大數據更好地爲用戶提供個性化服務、更合理的定價,讓用戶放心購買,而非一味地追求利潤。有專家認爲,“大數據殺熟”把經濟學中的“一級價格歧視”實現了。

  平台學會了算法

  卻丟掉了信任

  其實,“大數據殺熟”在行業內是一個普遍的現象,真實存在的“大數據殺熟”,要比我們已知的出現時間可能更早。

  早在2017年底,陸續有消費者曝出自己被互聯網平台“殺熟”,2018年該現象被廣泛關注和報道。滴滴打車、攜程、天貓、京東、美團外賣、餓了麽甚至音樂平台,都無一幸免地被曝出存在“大數據殺熟”問題。據北京市消協的一項調查顯示,“殺熟”這一現象早已滲透到日常生活中,其中網購平台、在線旅遊、網約車類移動客戶端或網站則爲“重災區”。一時間,“大數據殺熟”被“送”上熱搜,“殺熟”也被貼上“利益宰割”“店大欺客”“看碟下菜”的“負面”標簽。

  當互聯網的觸角觸及電商、外賣、金融、出行、本地生活、市政等諸多領域,大量數據便掌握在平台手中。有專家表示,“大數據殺熟”本質上是一種侵權行爲,最直接的後果就是對消費者權益的損害,平台學會了算法卻丟掉了信任,若不加以整治,不僅失去用戶對平台的好感,也不利于電商行業的持續健康發展。

  光明網評論員文章也指出,商家的溢價行爲本身並沒有問題,問題在于這種溢價是否透明。如果老客戶普遍要支付高于“正常價格”的金額,甚至越是老客戶價格越貴,這顯然背離了一種樸素的誠信原則,也是對老客戶信賴的一種直接辜負。

  “大數據殺熟”或將迎來“強監管”時代

  在互聯網平台爲誰是“雙11”王者你爭我奪的關鍵時刻,監管部門打出一記重拳——發布指南征求意見稿,這對商家及消費者而言可謂是一場及時雨。

  我國是公認的全球數字經濟發展較爲領先的國家之一,但一直以來,並沒有專門針對互聯網平台經濟領域反壟斷的法律規制。面對公衆“殺熟欺生”的質疑,一些網絡平台習慣以各種理由搪塞敷衍,有的解釋“不同的優惠活動有不同的折扣”,有的辯稱“存在不同供應商力度不一等原因”,還有的認爲“新客戶是優惠券折扣後的價格”,總而言之,不明確承認“大數據殺熟”的存在和使用。此次指南征求意見稿的公布,意味著國內互聯網平台領域的反壟斷立法破冰,在社會上引發極大反響。

  不少業內人士直言,新推出的指南征求意見稿直接點名“平台經濟”和“反壟斷”這兩個關鍵點,平台經濟領域的反壟斷治理或將迎來“強監管”時代。更有業內人士認爲,對互聯網企業加強監管的“子彈”已然上膛,無論誰是靶子,這都是中國互聯網上具有“裏程碑”意義的時刻。

  據了解,指南征求意見稿持續至11月30日,其最終目的在于“促進平台經濟持續健康發展”,但需要以“預防和制止互聯網平台經濟領域壟斷行爲”“加強和改進平台經濟領域反壟斷監管,保護市場公平競爭”爲前提。

  民心所向,監管當有所爲。算法、用戶畫像、精准推送等技術日新月異,大數據爲生活帶來了更多可能,但都不應脫離法律和道德的約束,不能損害公衆的利益。加強依法治理,及時規制負面因素,才能確保技術更好造福社會。

  在消費者層面,網經社電子商務研究中心法律權益部分析師蒙慧欣也提醒道,消費者在網購時可以貨比三家,與其他情況相同的消費者對比,以及留意近期商品價格是否有明顯變動,來分辨自己是否“被殺熟”。若發現確實存在價格不同的情況,應當在及時保存證據的基礎上與平台溝通了解情況,並將真實情況向有關部門反映維護自身的合法權益。

  ⊙记者 韩靓

  责任编辑/刘贞 黄远林 陈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