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根目錄  >  台海

政務服務“好差評”制度體系明年底前將全面建成

您当前的位置 : 台海  2019-12-24 09:28  来源:法制日报  编辑:周媛婷 周媛婷   
字體:【

  依法評價政府須配套制度保障

  政務服務“好差評”制度體系明年底前全面建成

  根據國務院辦公廳近日印發的《關于建立政務服務“好差評”制度提高政務服務水平的意見》,2020年年底前,全面建成政務服務“好差評”制度體系,建成全國一體化在線政務服務平台“好差評”管理體系,各級政務服務機構、各類政務服務平台全部開展“好差評”

  ●建立“好差評”制度,在人民政府和人民之間搭起橋梁、拉起紐帶,讓人民在人民政府的政務服務過程中有了更多的話語權

  ●要想保證政務服務“好差評”制度始終在法治軌道上健康穩步發展,須建構一系列配套制度,以確保“好差評”及對“好差評”評價的客觀公正性,同時須力戒唯相對人的“好差評”而從的做法,建立科學的評價機制

  □本報記者陳磊

  今後,對于政府提供的政務服務滿意不滿意,群衆有權給出“好差評”。

  根據國務院辦公廳近日印發的《關于建立政務服務“好差評”制度提高政務服務水平的意見》,2020年年底前,全面建成政務服務“好差評”制度體系,建成全國一體化在線政務服務平台“好差評”管理體系,各級政務服務機構、各類政務服務平台全部開展“好差評”。

  接受《法制日報》記者采訪的專家認爲,黨的十八大以來,“建設人民滿意的服務型政府”成爲我國深化黨和國家機構改革的目標之一,建立政務服務“好差評”制度爲落實這一目標提供了制度保障,也給人民參與政務服務提供更多的話語權,但要保證政務服務“好差評”制度始終在法治軌道上健康發展,還須建構一系列配套制度。

  政務服務好不好

  人民群衆說了算

  如今,在購物網站上買完東西後可以進行評價,包括好評、中評、差評。甚至到金融機構辦業務,辦完之後,工作人員會要求前來辦理業務的人選擇“滿意、一般、不滿意”對其進行評價,評價結束後,工作人員要對評價者表示感謝。

  這樣的場景,以後將在政府提供政務服務之後出現,由人民群衆對政府服務進行“好差評”。

  近日,國務院辦公廳印發《關于建立政務服務“好差評”制度提高政務服務水平的意見》(以下簡稱《意見》),要求在2020年年底前,全面建成政務服務“好差評”制度體系。

  根據一般理解,政務服務是指各級政府、各相關部門及事業單位,根據法律法規,爲社會團體、企事業單位和個人提供的許可、確認、裁決、獎勵、處罰等行政服務。政務服務事項包括行政權力事項和公共服務事項。

  滿意,則是人的一種感覺狀況水平,是在比較人的期望與現實狀況後的感覺。也就是說,一個人通過對政務服務可感知的效果與其期望相比較後,形成的一種失望或者愉悅的感覺狀態。

  《意見》就建立政務服務“好差評”制度提出的政策措施包括:明確省、市、縣三級人民政府、政務服務機構和平台以及國務院各部門的責任,明確編制政務服務事項清單和辦事指南;暢通以現場服務“一次一評”和網上服務“一事一評”爲主,社會各界“綜合點評”和政府部門“監督查評”爲補充的評價渠道等。

  《意見》提出,建立政務服務績效由企業和群衆評判的“好差評”制度,有助于推動各級政府增強服務意識,轉變工作作風,夯實服務責任,爲企業和群衆提供全面規範、公開公平、便捷高效的政務服務,提升企業和群衆辦事便利度和獲得感。

  中國人民大學法學院教授、中國行政法學研究會副會長楊建順告訴《法制日報》記者,國辦印發《意見》,是國務院長期以來所推進的服務型政府建設的重要體現。“建立‘好差評’制度,在人民政府和人民之間搭起橋梁、拉起紐帶,讓人民在人民政府的政務服務過程中有了更多的話語權,這是非常好的一件事情。”

  “全面建成‘好差評’制度體系具有重要的意義,將會促進我國政務服務的品質提升。”楊建順說。

  在鄭州大學法學院常務副院長、中國行政法學研究會副會長沈開舉看來,黨的十八大以來,“建設人民滿意的服務型政府”成爲我國深化黨和國家機構改革的目標之一,建立政務服務“好差評”制度就使之有了制度保障。

  沈開舉告訴《法制日報》記者,我們過去把“人民群衆滿意不滿意”作爲衡量政府工作的標准,但一直沒有制度化保障,通過“好差評”制度,把對政務服務的評價權交給人民,實現讓人民群衆來評價政府,具有劃時代的意義。

  建設服務型政府

  須接受人民監督

  黨的十八大報告提出,“建設職能科學、結構優化、廉潔高效、人民滿意的服務型政府”,並將服務型政府建設的內容具體化。

  黨的十九大報告提出,轉變政府職能,深化簡政放權,創新監管方式,增強政府公信力和執行力,建設人民滿意的服務型政府。

  2018年2月,黨的十九屆三中全會審議通過《中共中央關于深化黨和國家機構改革的決定》和《深化黨和國家機構改革方案》,其中提出,提高行政效率,全面提高政府效能,建設人民滿意的服務型政府。

  沈開舉認爲,正是隨著我國法治政府建設的推進,特別是服務型政府建設和“放管服”改革的推進,爲老百姓評價政務服務提供了基礎。

  2019年3月5日,李克強總理在第十三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第二次會議上作《政府工作報告》指出:“以簡審批優服務便利投資興業……建立政務服務‘好差評’制度,服務績效由企業和群衆來評判。政府部門做好服務是本分,服務不好是失職。”

  当时,《政府工作报告》起草组负责人、国务院研究室主任黄守宏在解读有关情况时说,近年来,有些政策的贯彻落实是不够理想的。在优化营商环境部分,“建立政务服务‘好差评’制度”,对政务服务、对政策落实形成社会監督、社会推动的倒逼机制。

  據楊建順觀察,根據國務院關于建立政務服務“好差評”制度的要求,各地次第推開政務服務“好差評”制度。例如,《湖北省政務服務“好差評”管理辦法(試行)》《內蒙古自治區政務服務“好差評”工作制度(試行)》分別于今年9月、10月制定實施。廣東、四川、福建等省份也已經開始建立政務服務“好差評”制度工作方案。

  “人民政府为人民,其政务服务与人民的切身利益息息相关,其品质高低由人民来评价亦是合乎情理。所以,根据国务院关于建立政务服务‘好差评’制度的工作要求,在建設服務型政府、创建法治政府的背景下,各地政府积极响应国务院的要求,采取了很多措施,也取得了很多成效,这些对于当前所推进的改进政务服务,提升政府工作效能,优化营商环境,建设人民满意的服务型政府等,都具有重要的手段保障意义。”杨建顺说。

  楊建順認爲,正是在這種背景下,國務院辦公廳于12月3日制定、12月17日印發《關于建立政務服務“好差評”制度提高政務服務水平的意見》。

  我国宪法第二条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切权力属于人民。”宪法第二十七条第二款规定:“一切国家机关和国家工作人员必须依靠人民的支持,经常保持同人民的密切联系,倾听人民的意见和建议,接受人民的監督,努力为人民服务。”

  “這些規定應該是此舉的憲法依據。”楊建順說。

  制度落實是關鍵

  評價機制要科學

  《意見》提出,建成全國一體化在線政務服務平台“好差評”管理體系,各級政務服務機構、各類政務服務平台全部開展“好差評”,實現政務服務事項、評價對象、服務渠道全覆蓋。

  這個期限,也是在2020年年底之前。

  此外,在楊建順看來,要在2020年年底前完成這項工作,可謂任務艱巨,時間緊迫。如此宏大的工程一年內推進完畢,對于提升政務服務品質來說,接下來的“好差評”制度的運用才是關鍵。

  隨之而來的一個疑問是,未來如何在實踐中保障政務服務“好差評”制度的法治化、規範化發展?

  在楊建順看來,從政務服務法治化的角度來說,未來單就“好差評”制度進行專門立法也不是不可以。不過,是制定法律、法規,還是制定規章或者其他規範性文件,這是需要探討的一個問題。

  “在政務服務這個層面,不同地區、不同部門之間存在較大差異。有些部門的服務事項及流程應當簡化,有些部門的服務事項及流程或許應當在程序和條件上更加充實完善。不易進行一刀切式的要求。”楊建順說,“換言之,以法律、法規來加以規定會存在較大難度。”

  在沈開舉看來,黨的十九屆四中全會提出,堅持和完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推進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關鍵在制度保障,也就是說,把過去已經取得的經驗成果體現在制度層面進行完善和鞏固。

  沈開舉認爲,具體到政務服務“好差評”這一剛剛建立的制度,需要先在實踐中探索,慢慢積累經驗,待條件成熟時對這項制度進行完善,“這項制度作爲推進法治政府、服務型政府建設的重大舉措,後續應該還會作出制度安排”。

  “而且,對政務服務進行評價,涉及整個政府管理領域,將來可以在國辦規範性文件的基礎上,不斷總結經驗,直接由國務院出台專門的行政法規,但從目前來看,以行政法規的方式進行規範,條件還不是很成熟。”沈開舉說。

  沈开举还认为,从更长远的角度看,政务服务“好差评”制度是人民行使監督政府权利的体现,待条件更为成熟时,可以由立法机关制定专门法律,依法推进对政府的監督;也可以在修订相关法律时,将政务服务“好差评”制度增加为其中一个制度安排,是使之具有相应的法律地位。

  楊建順的建議是,要想保證政務服務“好差評”制度始終在法治軌道上健康穩步發展,須建構一系列配套制度,以確保“好差評”及對“好差評”評價的客觀公正性。同時須力戒唯相對人的“好差評”而從的做法,要建立起多元的、立體的、滾動發展的科學評價機制。

  楊建順還建議,須將“好差評”與獎懲挂鈎。而依法、合理運用獎懲制度,才能達到激勵先進、鞭策落後的目的。如果挂鈎不科學,獎懲用偏了,那麽“好差評”制度不僅無助于政務服務品質的提升,反而會適得其反。

  “要推進政務服務‘好差評’制度穩步健康發展,既需要建立相應的規則、標准和程序,又要力戒一哄而上、一哄而散的風險。提升政務服務水平,不是一蹴而就的問題,須從長計議。”楊建順說。